首  页|焦点动态|法律法规|政策方针|标准规范|管理制度|规划计划
统计报告|污染防治|报优曝光|污染事故|焦点专题|焦点人物|新能源网
技术工艺|环保百科|展会论坛|专家园地|绿色家园|商业通讯|生态人类
 
 
设为首页 纳入收藏 今天是2018-05-21
探访新疆和田地区沙漠化:沙尘暴影响大半中国
http://www.chinaenvironment.com  2009-6-8  中国环保网   
 

和田县的生态防护林。

  在很多南方人眼中,沙尘暴是一个很遥远的概念,但今年四月底,广州、武汉、长沙等南方大城市出现了空气质量突然变差的反常情况,这些城市的环境监测部门都初步判定,罪魁祸首就是来自于北方的沙尘暴。

  气象专家都为之惊讶:沙尘能经过几千里路程,越过南岭到达广东,史上罕见!而且,据有关报道,目前我国仅有上海、台湾、香港和澳门地区没有受到北方沙尘的影响。

  5月中旬,正是沙尘暴的多发季节。本报记者抵达“南湖国旅-中国环保行”之西北线:新疆。新疆是中国风沙灾害最严重的省份,中国四大沙尘暴发源地之一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就位于新疆南部。每到春天,一场场铺天盖地的黄沙从这些发源地腾空而起,从西北到东南,席卷大半个中国。

  塔克拉玛干沙漠面积约34万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世界第二大沙漠。新疆自身也成为沙漠化最大的受害者。全国五分之一土地沙化,而新疆占据其中约一半。

  俗话说:“全国沙漠化看新疆,新疆沙漠化看和田”,新疆沙漠化最严重的地方在南部的和田地区,这里三面被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包围,一面背抵昆仑山,自然环境相当恶劣,年浮尘天气达263天。

  5月19日,记者从北向南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抵达和田地区,这里是新疆风沙灾害最严重的地区。如今,盛产美玉的河流早已干涸,一座县城被迫3次搬迁,当地人民被沙漠紧逼已无路可退,仍面临搬迁威胁。

  连日来,记者辗转于和田县、策勒县和墨玉县三地之间,体会到当地人在沙漠边缘生活的艰辛。

  行:

  火车被迫在大风中停运

  虽然是正午时分,但天空中仍灰蒙蒙一片,太阳在浮尘遮蔽下,如同月亮一般黯淡无光,远处的房屋和树木笼罩在黄沙之中,无法辨清。干燥的空气夹着细沙粒吹在脸上,灌进眼睛和嘴里。

  和田地区四季多风沙,春季最甚。当地人告诉我,这里的沙尘天气分“黄风”和“黑风”两种,前者指浮尘天气,后者指沙尘暴天气。每年浮尘天气200多天,每年浓浮尘(沙尘暴)天气在60天左右。和田月均降尘100多吨/平方公里。

  而大风天气更是对新疆人出行造成严重不便。记者5月25日乘坐T70列车在哈密地区遭遇大风,火车被迫在沙漠上停留9小时,停止的车厢在大风中不停晃动,令人心惊。南疆地区8级以上大风每年最多达9次,历史上已发生多起大风引起的火车脱轨和颠覆事件,造成人员伤亡。

  住:

  历史上三次搬迁县城

  与风沙较量中,人类居住地节节败退,策勒县曾3次向南,向昆仑山方向后撤县城城址。策勒县一位阿姓副县长向记者介绍,策勒县城历史上曾因为风沙肆虐而3次被迫搬迁县城,第一次搬迁是在2000年前,最近一次搬迁是在620年前。

  如今的策勒县城就是第三次搬迁的位置。然而,风沙的肆虐并没有停止,流动沙丘仍以每年10~15米的速度前移,直抵县城1.5公里处,严重威胁当地人民的居住。

  吃:

  一天要吃半斤土

  当地有俗话说:“和田人民真辛苦,一天要吃半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这样的话虽然有些夸张,但记者切实感受到,张口说话几分钟,口里就灌进不少细沙,牙齿一磨咯吱响。一位林业干部说:“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刷牙。”

  除了吃沙外,喝水在这里也成问题,结石病患者也比南方多。这里的生活和灌溉用水大多靠抽取地下水,县城虽有自来水供应,但有时流出的是黄水,到处张贴着节水标志。附近农民靠打井解决饮水问题,但打井越来越深,五六十米甚至上百米才有地下水。

  原因剖析

  过度农垦加上气候变暖

  穿过和田县城不到半小时,就来到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这里,不少地区的地表层完全光秃,已没有任何草皮或树木覆盖。当地林业干部说,在人类的过度农垦、过度放牧、过度樵采和干旱气候及大风作用下,这些地区逐步蜕变成沙漠。加上全球气候变暖,环境恶化加速了这种沙化过程,扩大了沙漠面积。

  为什么西北地区的植被会遭受严重破坏呢?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首先,生活贫穷加剧了当地居民对植被的破坏。当地人因为生活需要,加大了天然胡杨、红柳等植物的砍伐,使绿洲与沙漠之间的这一天然植被保护过渡带几近丧失,使绿洲与沙漠直接接触。为了获取低价燃料,这里灌木和半灌木丛林遭受了长期无节制的樵采。记者在一些沙漠边缘地区看到,部分荒漠草地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零星的稀疏植被和裸露不毛之地,不少地带变成风积沙丘或流动沙丘。

  其次是地下水的过度抽取。和田县林业局局长张林说,这里的地下水抽取已经深入到百米之下,再加上降水稀少,强烈蒸发条件下表土积盐,土壤盐碱化加剧,使得野生植物和草地因缺水而退化。一位当地农民指着脚下说:“这里的草几年前还能长到膝盖高,现在只到脚跟。”

  沙漠化加剧使得当地沙尘天气明显增多,据介绍,这里每年的浮尘天气比50年代增加了100天,达260多天。

  今昔对比

  人进沙退 农民纷纷回迁

  我国沙化土地面积近几年开始出现净减少,即便在沙化最严重的新疆地区,沙化面积增长速度已减缓。在当地政府和群众的努力下,沙漠化危害已有所遏制,流沙前移的速度明显减缓,形成了“30年前沙进人退、30年后人进沙退”的可喜局面。

  曾经逼近策勒县城的沙丘如今后退了7.8公里,经历3次搬迁的策勒县城终于化解了再迁之急。

  经历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风沙肆虐热瓦克的买买提明·买买提夏老人说:“现时的环境和那时相比,就是天堂与地狱一般,当时那一场沙尘暴过后,我们这一带2万多耕地全被掩埋,我们村的63户实在是无法生存,只能全部搬走。现在看看,我们的大田周围几乎全部是树,各户屋前屋后都是果实,搬走的农户都又搬回来了。”

  官方统计,这几年陆续回迁到当年离开之地的策勒县农民有450多户共1800人。

  记者在策勒县“第三号风口”处还看到了达700亩面积的杨树林带。策勒县林业局副局长祁振东说,该林带与其他风口的林带连成一片后,生态效应和经济效应在3年后就会显现。

  生态改善的最大作用是提高了当地农民的收入水平。和田县农民库尔班·艾合买提说:“现在的沙尘明显减少了,以前每亩小麦最多产120多公斤,目前可以产到460多公斤,生活比以前好多了。”

  策勒县林业局负责人说,自2004年开始,策勒县开始推广人工种植红柳大芸,截至目前,全县人工种植红柳大芸面积达20850亩,年产值近1600万元。
新闻来源:《广州日报》   
  免责声明
  除中国环保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中国环保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任何透过中国环保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中国环保网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环保网之意见及观点。中国环保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环保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敬请谅解。
  相关新闻
主编推荐
焦点人物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投诉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chinaenvironme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环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