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焦点动态|法律法规|政策方针|标准规范|管理制度|规划计划
统计报告|污染防治|报优曝光|污染事故|焦点专题|焦点人物|新能源网
技术工艺|环保百科|展会论坛|专家园地|绿色家园|商业通讯|生态人类
 
 
设为首页 纳入收藏 今天是2018-02-20
“锰三角”区域环境综合整治纪实:发展就要转变
http://www.chinaenvironment.com  2009-4-23  中国环保网   
 
  这是一块足以让人羡慕的土地,因为这里蕴藏着丰富的锰矿资源;这更是一片引人注目的热土,因为在这里正在演绎着一场从“黑”到“绿”的嬗变。

  翻开中国地图,在湘、渝、黔三省市交界地区的湖南花垣、重庆秀山、贵州松桃有着一个远近皆知的名字——“锰三角”。

  2005年8月6日,因电解锰污染严重危害群众健康,胡锦涛总书记作出重要批示,要求狠抓“锰三角”地区环境整治。从2005年8月6日至2009年4月8日,在3年零8个月的时间里,针对“锰三角”区域环境综合整治,胡锦涛总书记和国务院领导同志多次作出重要批示,对整治工作的要求从“深入调查核实”到“务见实效”,肯定整治成绩从“初见成效”到“明显成效”,并且两次强调要“巩固成果”,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群众切身利益的亲切关怀,对环保工作的高度重视。

  日前,正值“锰三角”地区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座谈会召开之际,官员、专家及学者百余人走进“锰三角”,总结“锰三角”区域环境综合整治的成功经验,探索巩固提高环境整治水平的新思路。

  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在会议召开之前,实地考察了湖南花垣县清水江流域边城镇断面水质情况和湖南东方锰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污染治理情况后,欣慰地说,“锰三角”环境整治为我国区域环境综合整治提供了宝贵经验,“锰三角”的变化告诉我们,环保问题说到底就是要不要科学发展,怎么科学发展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把科学发展观作为政治信仰来追求,作为科学真理来坚持,作为行动指南来践行。

  经过集中整治,花垣、秀山、松桃三县电解锰行业废水年排放量以及总锰、六价铬、氨氮的年排放量比整治前均减少90%以上。监测表明,“锰三角”交界断面水质锰含量原年均超标10倍以上,现已达到和优于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

  “锰三角”地区把污染整治与技术改造、调整产品结构和产业升级结合起来,环境的持续改善带来的是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有这样一组耐心寻味的数字:三县GDP总量由2004年的55.34亿元增长到2007年的110.36亿元,增长了99.4%;三县锰行业GDP由2004年的14.49亿元增长到2007年的35.51亿元,增长了143.7%。也就是说,三县锰产业对GDP的贡献由2004年的26.2%上升到了2007年的32%。

  转变——发展道路的正确抉择

  “锰三角”地区锰行业发展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后期,随着国内外锰产品行情的一路飙升,一句“发锰财,猛发财”的口号响遍“锰三角”。随之,天变脸,水变色,烟囱喷吐黑烟,废水四处横流,乌黑的锰渣散堆在河床上。谁也不曾想到,在中国西南部那片郁郁葱葱、奔腾不息的青山绿水中,居然隐藏着这样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清水江承载着灾难,总锰、六价铬等污染物严重超标,河内鱼虾一度绝迹。监测数据显示:2004年湘渝交界断面锰含量超出Ⅲ类水域功能标准,湘黔断面锰含量年均超标10倍以上,第四季度均超标33倍以上。

  当地群众曾经用“三黑”来形容锰污染造成的危害:老百姓喝的是“黑水”,吃的是“黑饭”,财政收入是“黑色GDP”。

  一个“黑”字,使“锰三角”蒙耻。

  面对清水江日益严峻的污染形势,民间力量开始了解决污染问题的冒险行动,2005年5月,边城镇3个村的几百名村民砸了上游的污染企业。随后清水江两岸20余个行政村的村干部联名要求彻底整治锰污染,否则就集体辞职。

  对于“老、少、边、穷”的“锰三角”来说,各县财政收入的50%以上均来自锰业开发。“一锰独大”的“锰三角”地区如何摆脱“黑色GDP”的怪圈,成为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个重要抉择。

  在湖南花垣,一场广泛而深入的转变思想运动在全县上下开展。湖南省花垣县县委书记宛庆丰深有感触地说:“靠污染环境换来一时的增长,不仅各级党委政府不答应,人民群众不答应,而且也不可能实现又好又快发展。”

  转变发展观念在起步阶段是艰难的,整治工作遇到既得利益者的强大阻力,花垣县政府主要领导组织关闭污染严重的企业时,接到恐吓电话,县环保局局长龙卫星则在家门口收到用信封装着的两颗子弹。但是压力越大,县委、县政府彻底解决锰污染问题、实现科学发展的决心就越大。

  在贵州松桃,县委、县政府果断地做出了“既要金山银山,又要青山绿水”的正确抉择。

  在重庆秀山,县委、县政府果断决策,努力实现秀山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双赢”,确立了“生态立县、工业强县”的发展战略。

  “完成锰污染整治任务是对地方党委、政府执政能力的检验,是对是否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检验,是维护一方稳定、构建一方和谐的重大事项。”秀山县委书记张泽州说。

  生动活泼的“锰三角”环境整治实践告诉我们,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必须正确处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今天,透亮的清水江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各级党委、政府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和执政为民的政绩观。

  改变——区域合作上下联动

  记者来到“一脚踏三省”的美丽边城,在一碧万顷、清风徐徐的湖面上,体会着再次清澈起来的清水江玉海清波、银船淡影、鱼蟹悠游的诗情画意。

  “锰三角”地区的污染涉及三省市的3个县,实施污染整治不是一两个企业、哪一个地方的问题,而是需要整个行业、整个区域的步调一致,需要强有力的统一指挥,联合行动。为此,“锰三角”区域环境综合整治打破了行政地域限制,由原国家环保总局组织协调三省市环保局和湘西自治州政府、铜仁地区行署、秀山县政府共同制定了整治方案,一个标准、一个尺度、协调联动、同步推进。

  在湖南花垣、在贵州松桃、在重庆秀山,一江春水承载着三省市人民的共同期待。为防止污染反弹,渝湘黔三省市地方政府和环保部门强化对电解锰企业污染整治后的监管,实行“环保局班子流域负责制”、“流域停产制”,在每家企业派驻一名环保监督员现场监控,对电解锰企业实行在线监测、视频监控,24小时监控企业的排污状况。

  同时,3个县的政府和环保部门定期、不定期地召开联席会议,通报整治情况,开展技术交流,实现信息共享。3个县的环保部门还派出环境监察人员,到对方的排污企业开展联合检查和对口互查,对突发性事件和苗头性问题,立即采取措施,协商解决。

  一位参与“锰三角”治理的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锰三角”的治污机制,对当前跨区域、跨流域污染治理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有利于破解跨界污染“顽症”。

  官清则水清,责清则水清。“锰三角”区域环境综合整治上至环境保护部,下至三省市环保局,地州政府,三县党委、政府及环保局等有关部门,相关企业,均明确督导责任、督察责任、监管责任及治污责任。

  “动用行政问责,就是要将治污责任落实到位,将环境质量目标责任制落实到人,把风险压力变成了治污动力。”松桃县县长叶德恩说。

  在“锰三角”污染整治中,三县都加强了惩戒制度建设,实行环保“一票否决”制。重庆市实行了党政“一把手”环保实绩考核制,把部门、乡镇“一把手”环保实绩考核结果作为领导班子调整、考察干部的重要依据,考核不合格的乡镇主要领导必须“下课”。花垣县和松桃县有关部门加强了对乡镇、部门履行环保职责的行政效能监察,对存在地方保护主义、渎职、失职的人员,按照相关规定严格查处,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环保问题和乌纱帽联在一起,使得治污问题更加敏感,县乡领导都不敢给污染企业开绿灯。”秀山县县委书记张张泽洲说。

  2005~2008年,三县累计投入治理资金4.2亿元,用于企业环境治理和技术革新。42家电解锰企业全部实现在线监控,清污分流,废水循环利用和处理后达标排放。数据显示,2007年三县电解锰行业废气中减少二氧化硫排放量480吨;废水实现了循环再利用,减少废水排放量750万吨,减少总锰排放量3400多吨,减少六价铬排放量30多吨,减少氨氮排放量1200多吨。

  200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了《电解锰行业准入标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等科研单位在8家电解锰企业组织开展清洁生产审核及清洁生产技术示范,并着手在其他电解锰企业推行,把技术改造、环境管理和生产管理有机结合起来,实现节能、降耗、减污、增效。整治前后比较,吨锰产品的平均新鲜水消耗量由20吨降至3吨以下,电消耗量由8000KW/h降至6800KW/h以内。按2007年三县实际生产45万吨电解锰计算,全年节约新水用量765万吨,节约电量5.4亿KW/h,节约原煤用量1.2万吨。按以上数据测算,每吨电解锰直接生产成本下降1000元/吨左右,企业经济效益明显提高。

  水变清了,天变蓝了。在花垣县边城镇清水江边,洗菜、洗衣的妇女们在清澈的清水江畔一字排开,与古旧的河街相映成趣。

  花垣县一位领导向记者透露了这样一个现象,前几届的县乡(镇)换届都由于锰污染问题造成群众反响大,而使换届受到一定影响,近几年来,县乡(镇)两级换届十分顺利。数据显示:2005年以来,涉及锰污染的信访投诉逐年减少,2008年比2005年锐减90%以上。

  中央和地方切实加强环保能力建设,三县环保部门工作人员由2004年的28人增加到2008年的124人,增加4倍,人员素质也大幅提高。秀山县环保专业人员由2006年的7%提升到2008年的40%,县环境监察大队达到二级标准化建设,环境监测站达到三级站建设。

  嬗变——科学技术的强力支撑

  痛定思痛,“锰三角”上上下下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如何走出一条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双赢”之路?结论是依靠科技攻关,提高锰产品的科技含量,实现锰产品的精深加工,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实现清洁生产。

  具有年产3万吨电解锰生产能力的重庆武陵锰业有限公司在经历了“锰三角”的治污风暴后,决定向环保要效益,实行自主创新和科技攻关。

  武陵锰业董事长张飞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通过环境整治,污染物产生和排放量大幅下降,综合效益大大提升。据测算,吨锰单位成本减少近900元,年提升经济效益2680万元。

  在武陵锰业技术研究所内,记者看到,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微缩的小型电解锰企业。武陵锰业总工程师杨少泽自豪地向记者介绍说:“这里是技术革新的实验场,所有技术都在这里中试成功后进入生产线投入大规模生产。”据了解,武陵锰业联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浙江大学、重庆大学等有关高校院所开展新技术开发。目前已投入生产线运行的末端废水锰铬离子回收技术,通过对废水中锰、铬离子的分离回收,年可削减锰污染物90吨、铬污染物1.8吨,初步估算年经济效益240余万元。

  东锰集团是花垣锰业的老牌企业,具有年产电解锰3万吨的能力。2008年9月,东锰集团承接国家“863”计划的电子级无硒四氧化三锰中试成功。300吨中试生产线通过国家验收。随后,东锰集团在花垣工业园区启动1万吨电子级无硒四氧化三锰生产线建设。在谈到科技攻关时,东锰集团总经理刘爱平说:“研制‘863’计划的高科技产品,是一条艰难而又有巨大风险的道路,列入‘863’计划的科研产品,都是低污染高收益的产品,投入再大,风险再大,也值得去做。”近几年来,各级投入电子级无硒四氧化三锰研发资金达到1800多万元,其中东锰的投入占了一半。

  2008年1月,环境保护部与科技部联合启动了“锰三角”环境评估及跨界环境污染防治综合对策项目。秀山县的武陵锰业公司联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等有关高校院所就电解金属锰企业的生产工艺改造、污水处理、废渣综合利用进行专项研究,已经取得初步成果;花垣县的东方锰业公司、松桃县的金瑞公司等单位正在联合有关科研单位对锰渣、铬渣的无害化和资源化进行试验,目前已经在污水与锰渣处理新工艺研发、用锰渣生产建筑用砖方面取得初步进展。

  如今的“锰三角”目之所及是绿的世界,巍巍武陵,群山逶迤,滔滔清江碧波翻滚。正如沈从文先生所说: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这就是一幅“锰三角”地区人民建设生态家园的美丽画卷。
新闻来源:《中国环境报》   
  免责声明
  除中国环保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中国环保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任何透过中国环保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中国环保网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环保网之意见及观点。中国环保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环保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敬请谅解。
  相关新闻
主编推荐
焦点人物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投诉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chinaenvironme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环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