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焦点动态|法律法规|政策方针|标准规范|管理制度|规划计划
统计报告|污染防治|报优曝光|污染事故|焦点专题|焦点人物|新能源网
技术工艺|环保百科|展会论坛|专家园地|绿色家园|商业通讯|生态人类
 
 
设为首页 纳入收藏 今天是2018-05-25
哈尔滨百余人遭放射性金属棒辐射一人死亡
http://www.chinaenvironment.com  2005-11-1  中国环保网   
 

    10月20日,在哈医大一院住院达3个月的崔某因医治无效死亡。她是哈尔滨市“7·13”辐射事件的第一名死亡者。

  经初步调查,建国北头道街8号一楼一住户把一个类似“轴承”的金属棒捡回家,致使包括该住户妻子和儿子在内的100多名附近居民受到辐射。
 
  此次事故发生后接受检查的114名居民中,现还有5人身体指标有所改变。在事故中受到辐射的两名小患者赶赴北京接受进一步的检查,他们已暂时脱离了危险。

  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放射源的来历,积极查找丢失放射源的责任人。

  据专家介绍,国家对于放射源的管理有明确而严格的规定,此次事故的发生,暴露了有关部门管理的问题。

  阳台等父母遭到强辐射

  今年3月,哈尔滨的隋丽荣和丈夫徐元海开始装修新买的住房,13岁的女儿徐弘没人照顾,被送到了哈尔滨市建国北头道街8号楼的奶奶家。

  6月24日,徐元海突然接到82岁的老母亲打来的电话:“出事了,徐弘的手肿起来了。”此后,徐弘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双手起泡、溃烂,经医院检查,血小板和白血球值很低。徐家的亲属发现,徐弘一住院病情就减轻,可回到奶奶家住上一阵病情就加重,几经反复。

  7月初,徐元海的母亲崔某也突然发病。7月8日,小徐弘和奶奶一起被家人送到了哈医大一院。7月10日,医院给两名患者双双下达了病危通知。医生在对两人全面检查后诊断认为,她们都患上了“骨髓造血受抑症”,该病症只有受到辐射感染时才会出现。

  于是,徐元海夫妇找到了黑龙江省辐射环境监督管理站。

  7月13日,工作人员在徐弘的奶奶家所在楼房一楼的锅炉工休息室里找到了放射源。

  随后,工作人员在徐弘家测到,最低照射量率是400微仑,每向阳台跨出一步,放射值就增加100微仑,到阳台时达到了800微仑,阳台外面达到了1200微仑。

  据徐元海介绍,徐弘居住在奶奶家的几个月,每天写完作业后就在阳台上盼望着父母的到来,并把双手放在阳台边沿。徐元海夫妇来时,一般从右面的街口拐进院子,所以徐弘总是向右侧观望,因此,双手和左侧的头部经常暴露在强放射源的照射之下。

  孩子被救活,老人去世了

  据了解,本次事故共造成4名发病患者,分别是徐弘、崔某、一楼房主白某的妻子和儿子星星(化名),还有114名居民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

  发现病因后,医院给已住院的祖孙俩对症下药,一楼房主的妻子和儿子也紧急住院治疗。

  7月14日,北京307医院的几名专家赶赴哈尔滨为几名伤者会诊,确定徐弘、崔某为重度极限期骨髓型放射病,可以进行治疗。

  半个月后,徐弘和星星的骨髓功能被激活,崔某和白某妻子的病情也稳定下来。9月初,两个孩子的各项指标完全恢复正常。由于放射病会反复,9月26日,两位小患者在家长的陪伴下赶赴国内治疗放射病最权威的医院——北京解放军307医院,接受进一步的诊断和治疗。

  在徐弘进京之前,记者曾到病房里看望过她。

  当时坐在床上的徐弘脸上一片茫然,手已经消肿,但半个指甲仍是黑色的。她妈妈隋丽荣说:“现在孩子连背书包的力气都没有,在花坛转一圈就虚脱。”13岁的徐弘已经到了爱美的年龄,事发至今她没洗过头也没梳过头。隋丽荣说:“我们一碰她的头发她就哭,她自己说,就算是看着头发一根根掉光,也不能被一次洗掉梳掉。”

  10月25日,记者通过电话与远在北京的隋丽荣取得了联系。据她介绍,检查做得非常细,两个孩子在北京待了近一个月检查还没做完。到北京后,徐弘的身体指标稳定,但脸和身上起了一些包,正在做切片检查。一位医生告诉隋丽荣,徐弘将来发病的可能性相当大,也许10年也许20年,所以要尽量推迟发病的时间。隋丽荣说,这次会诊检查之后,也不算治疗终结,徐弘已经在国家有关部门建立了档案,专家会对她进行终生的跟踪随访。今后,徐弘每年至少要接受两次骨穿和三次血检,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少检查的次数。

  在孙女病情好转的时候,82岁的崔某于10月20日13时许去世。在崔某的死亡诊断上写着,“放射病,骨髓型极其重度”。

  家属介绍说,两个孩子去北京的治疗费用和崔某老人的丧葬费都是由政府垫付的。

  两次检查,5人指标有改变

  “7·13”辐射事件发生后,哈尔滨市政府启动了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紧急预案,哈市公安局、卫生局、环保局以及省辐射环境监督管理站等部门介入事件的调查和处理。按照辐射规律,有关部门确定了8号楼以及两侧单元楼居民当中的114人为受辐射人群,参与身体检查,其中包括孕妇和多名儿童。建国北头道街8号楼是一座7层的建筑,1994年入户。其中,一单元每楼3户,总共21户,百余人。记者在现场看到,白某一家人住的锅炉房位于一单元的楼梯口,是居民们上下楼的必经之地。

  7月30日,114名居民的体检结果出来了,其中9人的体检指标有改变,其中有4个是不足10岁的小孩,最小的只有15个月。

  8月20日,114名居民接受了第二次体检。结果显示,仍有4名儿童和1名老人的指标有改变。据介绍,这5个人也在国家的相关部门建立了档案,今后会接受不定期的放射病检查。

  事故本可及早发现

  近日,记者经过多方联系终于见到了房主白某。

  白某原为双城市永胜乡胜乡村的农民,曾为发生事故的楼房烧过锅炉。因为白某的妻子是供暖公司的职工,又没有住房,所以一家人一直住在8号楼单元门旁边的锅炉工休息室。事故发生时,白某并不配合技术人员的工作,并与徐家人发生了争吵。事故发生后,他被警方拘留接受问询。

  记者见到白某时,他被公安局释放不久。白某说:“这一段时间我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总觉得对不起别人。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呀。”

  据了解,事故发生后,白某怀疑“轴承”是孩子捡回来的,星星在现场也承认了,所以这个说法就形成了初步的调查结论。但是经过调查,警方很快就发现这个结论站不住脚。因为完整的放射源外面包着厚厚的铅层,重达50多公斤,一个孩子不可能搬动这么重的物体。

  很显然,肇事者是将放射源外面的防护铅层卖掉后,将里面的放射金属遗弃。据白某后来在公安机关回忆,今年5月中旬,他陪一个邻居到小区内的锅炉房去捡木板,在煤场发现了一口袋废金属零件,其中就包括这根像轴承的金属棒。

  白某把这堆零件捡回家后放在了橱柜后面,此后一家人与放射源一起生活了两个多月。白家住的这间休息室只有14平方米,没有窗户,白天都得点灯。白某的妻子和儿子住在橱柜正上方的吊铺上,距地面不到两米,而白某就住在靠墙的一张单人床上。采访时,白某的妻子和儿子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体相当虚弱,而白某却看不出一点得病的迹象。白某说:“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东西是我捡回来的,我的接触时间最长,但是至今没有任何不良的反应。”

  据白某介绍,放射事故在发现之前早就有预兆。他的妻子6月份的时候双手指甲变黑,儿子经常无缘无故地肚子疼。白某说:“如果我们了解相关知识,可能就不会酿成这么大的危害了。”

  专家:百姓无辜责任在管理

  情况通报会上,黑龙江省辐射环境监督管理站的工程师郭伟华介绍了已查明的事故情况。在本次事故中对居民们造成辐射的放射源名为铱-192,主要用于焊接等领域,是一种工业探伤用的放射源。工作人员查到时,它的放射强度已经较弱了。根据放射源不断衰减的原理,经过计算可知,含有放射源物质的产品出厂日期应该在一年半以前,可能已经接近报废。记者采访了参与“7·13”辐射事件处理和调查的相关各部门,想了解国家关于放射源管理的相关知识,但均遭拒绝。哈尔滨市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称,放射源丢失的真正责任人查清后,他们将统一向外社会发布消息。

  据了解,国家对放射源的控制相当严格,出厂时有编号,使用和报废都要形成档案,全国只有两家企业生产类似的放射源。

  记者采访时,辐射专家——哈尔滨工程大学动力核能工程学院的曹欣荣教授认为,防范辐射事故应该是管理部门的事,国家在这方面有明确的规定,那些寄希望于老百姓加强防范意识的要求有些不现实。因为视力所及就已经被辐射到了,进行防范属于无稽之谈。

  “7·13”辐射事件发生后,街道办事处在居民区内向居民普及相关的知识。记者看到宣传画上介绍的情况是,放射源发射出来的射线可以破坏细胞组织,对人体造成伤害,当人受到大量射线照射时,可能产生头昏乏力、食欲减退、恶心、呕吐等症状,严重时会导致机体损伤,甚至死亡。但当人只受到少量射线照射时,一般不会有不适症状发生,并不会伤害身体。放射源包装容器种类很多,大多为球形和圆柱形,一般用铅、铸铁、钢、塑料、石蜡等材料制成。非技术人员,应远离现场,既不要接触也不要移动这些物品,更不要因为好奇而打开容器。如发现类似不明物质立即拨打环保举报热线12369报警。

  背景资料

  据介绍,我国1989年10月出台的《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放射防护条例》规定,在从事生产、使用、销售、运输放射性同位素和含放射源的射线装置前,都必须向有关部门登记备案。条例还规定,放射性同位素不得与易燃、易爆、腐蚀性物品放在一起,其贮存场所必须采取有效的防火、防盗、防泄漏的安全防护措施,并指定专人负责保管。贮存、领取、使用、归还放射性同位素时必须进行登记、检查,做到账物相符。

新闻来源:中国辐射防护网   
  免责声明
  除中国环保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中国环保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任何透过中国环保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中国环保网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环保网之意见及观点。中国环保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环保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敬请谅解。
  相关新闻
主编推荐
焦点人物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投诉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chinaenvironme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环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