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焦点动态|法律法规|政策方针|标准规范|管理制度|规划计划
统计报告|污染防治|报优曝光|污染事故|焦点专题|焦点人物|新能源网
技术工艺|环保百科|展会论坛|专家园地|绿色家园|商业通讯|生态人类
 
 
设为首页 纳入收藏 今天是2019-01-17
环保部前副部长:环保最大压力系盲目追求GDP
http://www.chinaenvironment.com  2013-3-4  中国环保网   
 
  3月2日,湖北宜昌夷陵区三斗坪镇,距离三峡大坝约2公里的高家溪桥上段,居民将各种垃圾倾倒在高家溪河中。夏季洪水来临时,这些垃圾将被冲进附近的长江。刘君凤 摄

  “地下水普遍超采,是水资源危机进入恶化的标志”。

  ——全国政协委员王承德呼吁,国家和地方政府应立即限制或停止地下水开采。

  世界污染最重的50个城市之中,7个位于中国,有的长期占据这份“榜单”。

  ——全国人大代表、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提出,何不做个黑色GDP排行榜,让这些污染大户能时刻警醒?

  据新华社电 四分之一国土持续雾霾、九成地下水遭污染、1.5亿亩耕地受重金属污染……空气、水、土壤,人类赖以生存的三大要素,正在中国遭遇严重污染。

  渐成灾难的立体污染中,谁能独善其身?日益恶化的环境问题,成为抵京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

  立体污染

  “挣钱全为医药买单”

  雾霾、地下水、“癌症村”、血铅中毒……密集出现的污染令公众揪心,一些网民甚至将PM2.5的治理戏称新的“天下第一难”。

  “一面是对清洁空气和水的期待,一面是对污染情况层出不穷的失望。‘环境焦虑症’的背后,是多年来生态赤字、环境长期欠账的结果。”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侨联副主席朱奕龙表示。

  全国多次严重雾霾受影响人口达6亿;九成地下水遭受污染;华南部分城市50%耕地遭受重金属污染……不少代表委员对此忧心忡忡:“这样发展下去,最终挣来的钱全在为医药‘买单’!”

  环保压力

  来自地方GDP冲动

  环境恶化,生存威胁,以往经济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一些海外媒体评价,这样的快速GDP增长是“有毒地增长”。淮河流域1500多个小造纸厂曾让1.2亿人喝不上干净水。要恢复淮河本来面貌,成本超过造纸厂创造GDP的数万倍!山清水秀不再,到底谁是“带毒GDP”的背后推手?

  在曾任环保部主管污染防治和减排的副部长张力军委员看来,环境保护最大的压力来自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的冲动。不惜“血本”,“上大项目、大上项目”,成为一些地方的经济支撑。如果这些项目是高污染、高耗能行业,环保压力将更大。一些企业飘红的业绩背后,染黑的是良心。全国政协委员、山西大学副校长刘滇生疾呼,环保立法执法不硬,怎能对污染企业形成震慑力?

  治污关键

  环保投入应“硬约束”

  全国人大代表、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多次谈道,离开经济发展抓环保是“缘木求鱼”,脱离环保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

  “当前治污的关键,就是要把环保投入变成‘硬约束’”,吴晓青委员认为,我国经济总量大,但环保投入小,应提高环保投入占GDP的比例。我国官员考核体系正在发生新的变化,许多地方政府主动将生态指标纳入政绩考核体系。朱奕龙委员提出,要调整我国百万人口以上城市的功能区空间定位,国家层面还应着手制定《水污染防治法实施细则》,引入行政问责制。

  提案建议

  九三学社:尽快实施三峡水污染防治

  记者昨天了解到,九三学社中央将以大会发言形式,向大会提交《关于实施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流域水污染防治重大工程的建议》,呼吁国家、地方政府尽快实施库区及其上游流域水污染防治工程,以持续保障流域水环境安全。

  环境调研

  库区农业面源污染加剧

  九三学社中央调研发现,三峡库区腹地密度高达359人/平方公里,是全国平均水平2.6倍,超出环境承载力。当地农民对化肥、农药等投入更依赖,使农业面源污染日渐加剧。近年来,库区城镇化步伐加快,约25%新城区、工业园区没有同步建设污水处理设施,部分新建设施由于缺乏投入不能正常运转。

  去年,环保部公报显示,库区城镇生活污水排放量比上年增加1.3%。2010年库区农药施用总量比上一年降低15.3%,但库区全年流失农药38.4吨,化肥1.13万吨。

  问题剖析

  地方治污能力严重不足

  基于调研,《建议》认为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流域水污染防治面临一些重大问题。

  首先,流域山地丘陵超过90%,生态环境演化较快。其次,流域人均GDP、财政收入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地方污染防治能力严重不足。同时,《建议》指出,我国目前对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流域的管理体制不协调。我国尚缺乏明晰的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水污染防治“投资者受益,污染者治理”原则难落实。《建议》指出,“占污染物产生总量30%以上的农业面源污染防治仅得到5%左右的投入”。

  治污建言

  1.国家应尽快对生态环境保护,对水污染治理,特别是流域污染治理,制定一个科学的、系统的、综合的高层次规划。

  2.尽快实施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流域水污染防治重大工程,理顺当地治污的管理体制,确保各级政府的投入落实,引导当地的城镇化走绿色发展道路,以持续保障流域水环境安全。

  3.强化科技支撑,开展动态的、持续的、系统的三峡库区及上游流域周边的环境监测,加强对环境风险的评估和预测。争取尽快找到针对当地的高效适用型污水处理技术,制定科学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体系。

  新京报记者 魏铭言 金煜

  两会对话

  “三峡水库主污染源来自农村”

  代表建议投入更多治污资金到农村乡镇

  巫山位于三峡库区腹地。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巫山县委书记何平认为,目前三峡库区最大的水污染源头不是来自工厂,而是农村地区的生活垃圾、废水,下一步希望国家能将更多资金投入到农村和乡镇。

  新京报:三峡库区目前水质如何?

  何平:总体来看,长江及其支流水质还可以,整体保持在二位,在局部支流回水缓慢的地方有一些问题,比如出现漂浮物等。水库水质比过去有所改善,但目前还没彻底解决(污染)问题。

  新京报:库区最主要污染源是来自工业还是农业?

  何平:我认为是农业污染。现在我们对工厂有严格的环保要求,污水都是流到污水处理厂,没有直排长江的。农村的生活污水、垃圾是最主要污染源,此外农村面源污染的情况也很严重,比如养殖业污染,这两方面的治理迫在眉睫。

  新京报:为什么农村污染状况这么严重?

  何平:资金问题是制约治理的主要瓶颈。很多乡镇没有钱建污水、垃圾处理厂,比如治理面源污染,要求每个养殖场必须配套大型沼气池,但资金投入跟不上。此外,处理厂要有效运行也需要一大笔资金。

  我们希望国家加强对农村和乡镇的污水治理;同时,农村地区也可以以几户人家、一个村为单位推广小型环保处理设施,投入和维护资金不需要太多,但成效显著。

  新京报:你对库区水污染治理有什么建议?

  何平:一定要拿出时间表和具体规划,加快治理步伐。此外希望国家能建立生态效应补偿机制,比如某地对水源保护得好,应给予一定奖励,这笔钱可再投入到治理中,或进行旅游开发等无污染项目,以帮助地方经济发展。

  新京报记者 沈玮青

新闻来源:新京报   
  免责声明
  除中国环保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它因使用中国环保网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任何透过中国环保网网页而链接及得到之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环保网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中国环保网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环保网之意见及观点。中国环保网认为,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环保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已经仔细看过本条款并完全同意。敬请谅解。
  相关新闻
主编推荐
焦点人物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投诉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chinaenvironme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环保网